宁波知青享老论坛享老社区探索与实践 → 后知青家庭困境的评析与建议


  共有210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后知青家庭困境的评析与建议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晓叶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36 积分:345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4 11:20:46
后知青家庭困境的评析与建议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0:36:23 [只看该作者]

后知青家庭困境的评析与建议




后知青家庭困境的评析与建议
作者:王家林


中国上山下乡运动己经过去近半个世纪,当年朝气蓬勃奔赴农村边疆的一代知青,如今都已进入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老年时代。无庸讳言,今天知青中的许多家庭生活还是幸福的。但俄罗斯著名文学家列夫·托尔斯泰曾指出:"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家庭在媒体上多有宣传报导,这里不再多说,笔者只分析述评一下后知青时代的家庭结构中,"空巢"、"失独"、"失能"三类独特知青家庭的困难窘境,籍此希望引起大家对他们的关注,并呼吁政府和社会给予支持和帮助。


受知青回城大迁徙和上世纪八十年代国企改革的影响,现时大多数知青都属于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他们中年阶段可以干活挣钱,但进入老年后就普遍存在经济拮据、疾病染身、艰难度日的问题,令许多知青家庭的晚年生活质量下降,形成严峻的社会问题。"空巢"、"失能"、"失独"正是这一背景下出现的独特现象。


一、知青家庭的"空巢"状况

1979年,中国实行每一个新婚家庭只准生一个子女的"独生子女"政策,而这个时期恰恰是1700多万知青返城、就业、结婚、生育的集中期。


据有关资料统计,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中,中国城镇青少年有2700万之多,其中上山下乡有1730万,约占同龄青年占三分之二。按这个比例推算,上山下乡的知青中的独生子女家庭,也应该占三分之二左右。这个比例只是一个保守算法,因为当时一部分在城市工厂、机关、事业单位工作,或到部队当兵的同龄青年人,因工作较稳定,条件较优裕,收入相对较高,结婚会比较早,也许赶上生育"二胎"的末班车。


"空巢"这一家庭现象出现的主要原因,完全是知青上山下乡影响的结果。因为知青后来虽大部分回城就业,但受当时经济条件的限制,结婚生育普遍较迟,加之赶上1979年国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知青家庭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家庭,而上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上半期结婚生育的知青家庭,又占了同期独生子女家庭综述的吧成左右,令后知青时代的"空巢"家庭大大增加。


2015年,《共识网》刊登了一篇题为《漫步人生》的文章,具体阐述了关于知青养老问题的思考和建议。该文指出,在全国60-70岁的退休老人中,绝大多数都是知青,他们的养老金很低,是一个需要关怀和说明的弱势群体,呼吁政府和社会高度重视养老事业,指定养老政策,增设养老设施,解决知青家庭面对的养老困境。


2011年8月17日,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公布了一篇有关上海市老年人生活方式和品质评价的调查报告,指出目前60-69岁老年人多为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随着子女置业成家,父母双双退休,两代人同步进入了人生的阶段。其中部分家庭由于住房条件的改善,子女择户另行居住;同时,不少父母也希望晚年能拥有相对独立的生活空间,主动选择与子女分开居住,从而使独自生活的老年家庭数目不断增多。报告的数字显示,这个年龄段的老人与子女共同生活的家庭比重,与50-59岁的老人家庭相比,从逾八成下降到六成,老人独自生活的家庭比重则上升逾两成,"空巢"现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现的。


现时60-69岁年龄段的老人家庭中,近七成是知青,导致"空巢"家庭所占同龄老人的比重接近四成。由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今天的知青家庭结构普遍呈现"4-2-1"的模式,既4个老年人,2个年轻人,1个幼子,家庭小型化的趋势很明显。许多知青第二代婚后与父母分房择居后,传统家庭的养老功能变逐步弱化。值得指出的是,今天知青家庭中的老人家庭、独生子女家庭,与上一辈多儿多女的老人家庭不同,今天唯一子女尚能承担赡养父母的重任,20多年后知青第三代的独生子女也结婚成家后,有可能要面对一对年轻夫妇面上面有12位的历代老人的情况,那时别说要赡养老人,恐怕老人要见后代一面都成奢望。


2015年05月13日,《北京晚报》刊登一篇《2015家庭发展报告:空巢老人占老年人总数一半》文章,披露国家卫计委发布的《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年》有关数据,指出目前家庭规模呈现小型化,2-3人家庭已成为家庭类型主体。同时,家庭类型呈现多样化,核心家庭占六成以上,单人家庭、"空巢"家庭不断涌现。老年人的照料主要依靠自身能力和家庭成员,对社会服务的需求很大。


由于"空巢"家庭占了老年人家庭总数的一半,其中独居老人家庭占老人总数近10%,由于老人的日常照料主要依靠自己和家庭成员,养老服务的需求集中在健康医疗方面,对社会化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而老年人能接受的社会化养老服务比重却很低,形成严峻的社会问题。


在2012年8月北师大举行的"第八届社会政策国际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指出,现时全国有4748万丧偶老人,6200多万的"空巢"家庭,二者形成一个庞大的老人社会群体。杜鹏估计,这6200万的"空巢"老人中,约有1824万是单身"空巢"家庭,其余4千多万为双人"空巢"家庭。


2012年08月29日,《每日新报》刊登了《大中城市空巢家庭达70%空巢老人面临养老问题》的文章。文章引用数字显示,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有1.78亿,占总人口的13.3%;其中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约3171万人,大中城市的"空巢"家庭达到70%。


笔者本身也是典型的"空巢"老人家庭,独生女儿在国外工作多年,每逢假日节庆为免除与女儿分离的寂寥,我们老俩口常跑到外地过节,也出现过深夜急病,束手无策,难以自救,险酿大祸的痛苦经历。象我这样的家庭在当今知青群体中十分普遍,随着年龄增长和衰多病,恐慌无助正逐渐向我们这代人逼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晓叶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36 积分:345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4 11:20:4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0:37:49 [只看该作者]

二、知青家庭的"失独"状况

当很多家庭在享受天伦之乐时,我们不能忘却社会上还有一批失去独生子女的知青家庭。他们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经济困难时期,赶上六十、七十年代的上山下乡大潮,又赶上了七十年代末的独生子女的政策,更不幸遭受独苗夭折的痛苦厄运。孩子的不幸离世,家庭断根绝代,令"失独"老人陷入了漫长的痛苦煎熬之中。还有一些家庭因孩子患有重病,为治疗变得一无所有,家无分文,老人生命失去了根基和方向,生不如死。

 

英国哲学家培根曾说:"与死亡一同到来的一切,往往比死亡更令人窒息,比死亡更骇人、呻吟、痉挛"。对失独家庭而言,最让他们窒息的,不仅仅是亲人离去的悲痛,更是要买你对晚年"病无所依、老无所养"的困苦。由于越来越多的"失独"知青进入退休养老的年纪,他们正在演绎电影《老无所依》的现实版本,这个群体的养老是是一个更严峻的社会问题。失去父母的孩子可以长大,但失去孩子的父母却无法走出人生阴影,这群人的晚年悲哀,记录着一个时代的伤痛,成为计划生育政策下的牺牲品。这群孤独无助的"失独"老人,生无所恋,老无所依,死无所送的知青,他们的精神上和人生遭遇,值得全社会关注。

 

全国正承受"失独"之痛的老人家庭有多少呢?

 

穆光宗先生在其《独生子女家庭本质上是风险家庭》(刊载于《人口研究》2004年第1期)一文中指出:"2000年,全国领取独生子女证的数量已达到5578万,比1995年增加672万。如果再将没有领证但实际为独生子女的人数考虑进去,全国独生子女数量估计在9000万左右。如果按每年增加500万计算,那么现在肯定超过了1个亿"。而根据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以年龄段的人口疾病死亡率来推算,15-30岁年龄段中每40万中死亡10人,照此估算,目前我国每年15-30岁间的独生子女死亡人数至少有7.6万人,这也意味每年约有7.6万个"失独"家庭出现。

 

2012730日的《新京报》报导:"失独"的家长们,多是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多文革中上山下乡,赶上八十年代首批执行独生子女政策,人到中年遭遇独子夭折。当前,"失独"家庭的社会问题日益严重,上海作为中国率先开展计划生育的城市,独生子女家庭的比重一向最高,伴随而来"失独"家庭问题也更加严重"。上海市妇联、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早前开展了一项关于"失独"家庭的专题研究,研究报告显示,上海"失独"家庭中主要是中老年群体,50岁以上的失独父母数量约占"失独"家庭总量的60%。对大部分中老年"失独"父母而言,独生子女死亡意味着家庭没有了延续后代,家庭养老问题最为严峻。报告还指出,未来上海地区的"失独"家庭还会增加,将给家庭生活、政府和社会带来更加严峻挑战。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晓叶
  3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36 积分:345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4 11:20:4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0:38:01 [只看该作者]

若按照人口社会学家的万分之四的"失独"比例测算,文革中下放的1730万知青中,绝大多数是独生子女的父母,知青"失独"家庭应在1万以上。

 

以下是笔者身边几位熟悉的知青"失独"家庭情况;

 

--知青于涛,19693月下放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九团,担任团部通讯员,1979年回城后同一女知青结婚,1980年女儿出生,初高中在扬州中学学习,大学就读于常州工学院电脑专业,毕业后在南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工作,上班不久就发现患上白血病,当时公司曾号召全体员工捐款救助,第一年筹集捐助了两万四千多元,第二年又捐歖筹积一万元,以后完全靠自费看病。由于于涛女儿尚属试用期为转正人员,不是正式员工,没有医疗保险,而于涛夫妇都是普通下岗员工,当时两人下岗工资加起来不到3000元,根本就拿不出巨款给女儿治病。笔者曾劝于涛在媒体和知青朋友中呼吁关注捐款,但他不愿意这样做。女儿整天在家休息卧床,每月靠最便宜的简单药物维持生命。为筹款治病,夫妻俩曾打算卖掉唯一拥有的60平米自住房,给女儿治病。四年后女儿去世,芳龄20多岁,于涛夫妇整日泪水洗脸,痛苦致极,于涛的遭遇在知青群体中引起强烈反响。

 

--著名知青作家刘晓航在其纪实作品中写到下放到安徽插队的上海知青老金,富有才气,有追求梦想,一心想当画家,1975年招工到安徵南陵县化肥厂,最初学徒工资仅18元,但他仍契而不舍坚持画画,并有作品在杂志上发表。后来老金在工厂表现突出,入党提干,当上省人大代表,并与上海女知青小梅结婚。小梅是个朴实寡言的姑娘,在小学当教师,两人通过辛苦劳动,建立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定居安徽芜湖生活。198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从小寄养在上海奶奶家。户口安在上海,每年春节老金夫妇回沪探亲才能见到儿子,全家团聚。而奶奶家里住房狭小,只有14平方米,祖孙三代蜗居,生活极其不便,平时祖孙对话很少,爷爷奶奶工作很忙,尚未退休,无暇顾及孙子,令孩子从小孤僻内向,儒弱寡言,更患上精神忧郁症。19985月,老金的儿子在离高考还有两个月之际突然跳楼自杀,死时不到十八岁。奶奶听到噩耗当场昏厥,不省人事;老金夫妇天天以泪洗面,内心极度悲痛。

 

现时有20万上海知青因故在异乡就业,未能回到原居地上海,按照国家的相关政策,大都将孩子户口迁回上海,寄居上海的亲戚朋友家生活,以享受大市较好的文化教育,因此带来严峻的社会问题。因父母与子女长期分离,难享家庭亲情,加之寄住环境很恶略,孩子易成心理障碍,酿成人间悲剧。

 

知青朋友徐××,回城后赶上高考末班车,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结婚后生下女儿,姿容艳丽,颀长俊美,长大后在市级机关任职,婚后生活美满,丈夫也是公务员。外人非常羡慕老徐一家,两代人工作稳定,收入颇丰,但"天有不测风云",老徐女儿结婚,患上白血病,虽四处求医,但三年后不幸去世,对老徐一家尤如睛天霹雳,黒发人先走,白发人生活有啥意思?老徐夫妇欲哭无泪,悲痛欲绝。过年过节别家团聚欢乐,他们夫妻俩就出走旅游,远走异乡,以避痛苦与悲伤。

 

知青李××与同下放的女知青小玲结婚,1982年女儿出生,活泼可爱,聪敏灵巧,从小学到高中均成绩优秀,担任学生干部,一家三口之家乐享天伦。女儿后来考取名牌大学,毕业后在合资企业工作,然而优秀的女儿也患上白血病,老夫妻倾尽家中财力,借债几十万,但三个月后美丽的女儿还是不幸离世,死时芳龄不到24岁。老俩口悲痛欲绝,在家拒见朋友与家人,自我封闭,夫妻面相而泣。201年,夫妻俩卖掉女儿在世时一家欢乐三口的住宅,以免睹物生悲,触景生情。如今失去宝贝女儿的老俩口搬到陌生社区租下一套房,悄无声息地入住,几个月从未认识一个新邻居,从未迈出过家门,整天闷在家里。由于年纪已老,无法生育,精神崩溃,健康恶化,空虚度日,老无所依,对养老的压力。他们未来面对的养老困苦可想而知。

 

--镇江市女知青叶××下乡10年,丈夫老庞比她大5岁,因下山下乡时间长,生活困难,老庞被打成反革命,忙于申诉、平反,到女儿出生时,老庞已经39岁。本来他们打算再生个儿子,但那时是计划生育管控的年代,尽管老庞攒够了罚款钱,但怀孕后被单位知道,孩子还是被打掉了。独生女从学校毕业后,夫妻俩托人给她找了一份厦门航空公司的工作,因在厦门上班,离家很远,女儿开始不愿去,但因就业形势不好,老两口还是说服女儿去了厦门。20076月底,女儿突发病毒性脑膜炎,在医院抢救45天后离开人世。夫妻俩失去女儿后万般痛苦,欲哭无泪,羞于面世,住进位于京杭大运河西岸的镇江丹徒大圣寺庙宇。老庞是中医,擅长针灸,在镇江一带小有名气。因给方丈治病之缘,在方丈的劝导之下,老庞皈依佛门,方丈在寺内腾出一间房给他当诊室,从此老庞几乎没有回过家。不久,叶××也方丈劝说之下搬进寺院住,尽管她至今不信佛,但寺院环境让她的内心得到暂时平复。叶××说,女儿的事是她们老两口间的禁忌,不能提起。如今他们已在寺里住了4年多,寺里没有电视、网路,饭食也不合胃口,但她喜欢每天在"失独"者每天在聊天群里相互慰藉,也不时相约一起去旅游,这种交流才令这个特殊群体感受到满足和安慰。老庞今年70岁,患严重心脏病和高血压,平日沉默寡言,少露出笑容,早晨在诊室为病人看病,空闲时就不停抽烟。他总对人说,自己什么要求也没了,只想死的时候痛快一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