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知青享老论坛知青社区知青茶吧 → 今夜无眠


  共有20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今夜无眠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965 积分:13286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今夜无眠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31 20:27:28 [只看该作者]

 

今夜无眠

 

月湖柳叶

 

    记50周年前离开宁波赴黑龙江兵团的前一夜

    1969年5月30日晚,那是一个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

明天,17岁的我就要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独自去那遥远的黑龙江。离别前的情景一幕幕地又浮现在眼前。

    姐姐在缝纫机上为我赶制最后一件绿军装,妈妈把刚炸好的带鱼装进瓶子,塞到我随身携带的包里,包里还有二姐从乡下做来的米糕,爸爸还在独自饮着小酒,可能是不想参与到这种场面吧。妈妈一边整理着包,一边不停地叮咛,直到大姐钉完最后一颗钮扣,对着镜子试穿了一下,很合身,脱下来叠好放进包里。

    当时,妈妈是在街道搞这工作的,二姐已经去郊区农村插队了,下面还有妹妹和弟弟,不想让妈妈的工作难开展,不想让比我小的弟妹离开家,我就自己报名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妈妈叫我去我的祖籍插队,我的堂叔在那里当书记,可我看到二姐一天只赚二分工分,也就二毛钱一天,自己的生活都无法过下去,而早早结婚。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兵团每月有32元的工资,足以养活我自己,就为自己决定一次自己的命运吧!

    以后的道路是怎样的?我会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生活?这些都是未知数,那时太小,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考虑。

    夜很静很静,只有老式的台钟发出有节奏的滴嗒滴嗒声和我的心跳声,这时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声,在静静的夜里,那一声叹息声在我听来很重很重,这是妈妈的叹息声,我知道妈妈的心一定很痛很痛,当时的我肯定无法理解、无法领会那一声叹息的无奈。

“明天你要流泪就别去车站送了”

    我听到爸爸低沉的说话声了,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自我安慰。

    “我要去的,我会控制自己。”

    妈妈的声音有点颤抖,我想妈妈肯定是在流泪了,后房间大姐和妹妹的床发出翻身声,一阵过后又是万籁俱寂。

    只有我一动不动地躺着,睁着双眼,看那隐隐的、熟悉的、生活了17年的视线内和心中的一切。大跃进年代,大炼钢铁造小高炉,妈妈带头,把家里唯一值钱的铜床卖了换了高低木床。晚上,那张八仙桌是我们姐妹小时候围着油灯一起做作业专用的。这张八仙桌也是我们的“防空洞”,记得有一次警报响起,说是敌机来轰炸,我拉着弟妹钻到了桌子底下,用草席围在桌子边上挡着,心惊胆战,直到妈妈回来。

    大立柜的抽屉里放着爸爸的刻字刀、妈妈的剪纸花样、绣花线、毛衣针,小学四年级,学校科技劳作比赛,我用爸爸的刻字刀在方方正正的玉石上刻出第一枚印章,因刻前章上写着正字,刻好后印在纸上的字是反的,才知道原来印章上的字是要写反的,再磨掉重新开始,还得了科技二等奖。我用妈妈的绣花线绣出了第一块手帕。用毛衣针织出了第一双纱袜,这些都是我孩童时的记忆……这些记忆我都将装进我的脑海,随同我一起远行。

    和我同睡一床的二姐先我去了余姚插队,二姐,我不想和你一样在近郊插队,那水田中的蚂蟥我怕,那重男轻女不给工分的日子我怕,我更怕过受不了苦而早早嫁人的日子。我选择了远离家乡的北方,不管我前方的路有多曲折,我会勇敢地走下去,为了弟弟妹妹能留下来,我没有丝毫的怨言。

    再见了;我亲爱的爸爸妈妈,再见了我的姐妹弟弟,人生中的未知数将会在以后的信件中一一解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