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知青享老论坛知青社区知青茶吧 → 我与月湖


  共有23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与月湖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康而安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1 积分:7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9-3-31 22:07:00
我与月湖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3-31 22:25:31 [只看该作者]

                 我与月湖

    也许我与月湖有缘,少儿时家住县学街一带,与月湖相邻。后来家宅几经搬迁,到了晚年,却搬到了三市路一带,又与月湖近在咫尺。人生的两头时光,都离不开月湖。

    我们的少儿时代,缺吃少穿,能玩的东西也少,月湖就成了我游玩的好去处。那时的月湖,主要是指原儿童公园四周的那一潭湖水。湖水过尚书桥往西,人们习惯上称之为湖西河。湖西河向西穿过湖心西桥绕行竹洲岛(二中所在地)从花果园巷折回经原月岛公园再回流到尚书桥。从尚书桥到湖心西桥这一段河面宽阔,岸边杨柳成荫,树下还有几个河埠头,水也不是很深,最深处也仅一人多高深,不生水草,近岸边较浅,站人到腰,是个适宜于游泳的好地方,常游泳的人欢喜把那里称之为“杨柳树下”。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去杨柳树下游泳指的是什么地方。

    每当夏天,我们几个小伙伴在下午放学后和星期天基本上都要成群结队到那里去游泳。特别是盛夏的下午,杨柳树下,男女老少都有。河面上到处都是飘动的人头。我和小伙伴们更是如鱼得水,你追我逐,振情畅游。那时年少气盛,好胜性都十分强。彼此都要在水里比试一番,以显示自己的水性比别人厉害。或比速度,比谁游得快。或比气功,大家闭住气沉到水里,看谁“塞攻”的时间长。或比技巧,从河埠头往下跳水,看谁的入水姿势优美。或四肢不动,仰面躺在水上,看谁躺的时间长而不下沉。顽皮是少儿的天性,有时候免不了要相互捉弄,乘人不备,把人从岸上推到河里。或悄悄潜游到同伴的下面,抱住同伴的双腿往下拉,让同伴呛几口水。也常常因此引起了一阵“水仗”,虽玩笑有点开过了头,但最终还是在嘻嘻哈哈中鸣金收鼓。兴致来时大家结伴远游。有时从杨柳树下出发,游过尚书桥洞,游到月湖,绕儿童公园小岛游一圈再游回到杨柳树下。时间大约要一个多小时。有时向西游过湖心西桥绕竹洲岛再游回到杨柳树下。时间也要一小时左右。这样长时间不停息地游泳,可称得上是水上“马拉松”,着实是一种锻炼人的毅力和意志的好方法。

    后来家宅搬迁,继而是插队、上大学、工作,远离了月湖,再也无法享受月湖夏天的乐趣。但只要有空,总要向往去月湖走走。徜徉湖畔,欣赏这碧波蓝天、和风拂柳的月湖美景。其实细心留意,月湖的每一天从早到晚都处在热热闹闹的欢乐之中。每当晨曦初露,整个月湖都被一股欢快的气氛笼罩着。临湖的公园和沿湖滨的一些空旷地带均已被早起的人们分割成一块块狭小的领地,或练气功、打太极拳、弄刀舞剑,或扭动腰腿,随着音乐,踏着轻盈的节拍,做起了自由体操。他们在这里拉开了一天生活的序幕。待到太阳一竿多高的时候,月湖的热闹之处要算是儿童公园了。孩子们在父母的带领下进公园玩耍,或荡千秋,或滑滑梯,相互在草坪上追逐嘻闹。儿童公园其实不光是儿童的乐园,还是大人们租船划船水上寻乐的地方。年轻人成双结对,中年人携儿带女,或再邀几位亲朋好友,一起荡桨泛舟湖中,尽情地划着小船,驶过柳荫,穿过桥洞。兴致高时相互角逐一番。有时两船对驶,彼此撞得船晃人仰,撞出一阵笑声。此时的姑娘们也正是展示妙龄风韵的好时候,用各式各样时髦的服饰精心打扮自己,在船中一边划着桨,一边哼着流行歌曲。那随风飘起的衣裙,从远处看去,犹如一朵朵绽放的鲜花。临近傍晚,特别是夏天,杨柳树下和儿童公园都挤满了游泳的人群,以中小学生居多,在水中一会自由泳,一会蛙泳,一会潜入水里,一会钻出水面,尽情地与水作乐。不少刚下班的青年工人总喜欢游泳带洗澡地在水中泡上一个来钟头,享受着湖水的乐趣,洗却一天的疲劳。一些姑娘也一改往日的羞赧,大胆地穿着花花绿绿的比基尼泳装,在阳光下显示着天赋的美丽,把月湖点缀得如诗似画。此时,一些大嫂大妈也要来凑个热闹,她们可不是来游泳,而是拎着一篮子衣服,趁着晚饭前的空档,占据了几个河埠头洗涤衣服。那木杵有节奏地敲打衣服的嘭嘭声,此起彼伏,甚是好听,给夕阳下的月湖凑上了一份情趣。当夜幕降临时,月湖公园更显得热闹。沿湖堤是临近居民的世界,他们得地理优势,晚饭一过,早早地从家里搬出竹椅板凳,临湖占个好位置,边聊天边欣赏湖中的“静影沉璧”。有的搬了把摇躺椅,一边躺在躺椅上笃悠悠地摇晃,一边听着放在旁边的半导体播送的文艺节目,毅然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有的还摆开小方桌,借着路灯的亮光,邀邻居好友一起下棋或打扑克。四周还常常围了一大群人。有时也顾不了棋板上写着“观棋不语真君子”的提示,观棋的与下棋的常为一着棋争得面红耳赤。沿湖滨的几个亭子和花坛周围,常常东一堆西一簇地拥了不少人,期间有一些戏曲爱好者在唱戏,有单唱的,有两人一起搭档唱的,多是唱些越剧和甬剧,还有琴师伴奏。有时连唱带做演一出传统折子戏片段,着实过足了戏瘾。看的人全神贯注,精彩之处时不时来几下掌声。大家以这种方式自娱其乐。园内还有一个用水泥浇制的空场地,喜欢跳舞的人们把它权作露天舞厅,自备录音机,随着音乐的节拍,欢快地扭动着身子,跳起了蹦察察。虽都是些中老年,但舞步苗影,绝不逊于年轻人。晚风吹拂,树影摇曳,湖波在朦胧的月色下闪闪烁烁,给人一种神秘而宁静的美感。待到月上中天之时,月湖的一天热闹才算画上了句号。

    201010月开始,月湖西区更新改造工程正式启动,这是宁波最大的历史街区改造工程。其实,月湖的改造工程一直没有停止过,如湖西河西片杨柳树下一带和竹洲岛外围早就进行了陆续的改造,并统一并入了月湖景区。后面花果园巷的一大片民宅也在1998年就进行了大规模拆迁。花果园庙、湖心寺旧址、院士林、杨宅、袁宅等古迹都按考证的原貌进行了修复并相继向游人开放。至今我才发现,我们少儿时经常穿越去杨柳树下游泳的那几条普普通通不起眼的小巷子,却沉凝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那些具有江南名门望族特色的古建筑群,典型的深宅大院,精细的飞檐斗拱、堂殿画梁和木雕窗棂,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保护价值。感谢月湖景区更新工程的修造者,让这些老祖宗留下的宁波这座千年古城特有的人文景观和传统遗产得以很好地保护下来,让子孙后代共享,实是功德无量。

    现在的月湖,经过更新改造以后,景貌更加新艳。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草坪茵茵如毯,岸堤灌木成行。迈步园中,小桥回廊四通八达,亭台阁榭随处可见。徜徉湖畔,垂柳轻扬,清波荡舟,让人心旷神怡。假山清池,松柏竹林,恬静而幽雅。青红石板和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纵横交错,与冬青夹道及道旁的小桥流水、青砖瓦屋融为一体,似让人置身于乡野的田园风光之中。景区新引进了不少名贵的树种,有的高大而奇异,有的小巧而精致。不少草木,植出了图案,植出了形态,充分展示着园林艺术之美。园中还新增了不少雕塑,有鸡毛换糖,有渔翁垂钓,姿势神态妙趣横生,给景区凭添了不少情趣。特别是南区的月亮女神塑像和四根龙凤日月神柱,把古老神话与现代文明的完美结合,让人耳目一新。月湖北区,古迹胜景甚多。宝奎庙、银台第、大方岳第、贺秘监祠、水则碑等多处景址闹中取静地座落于园林各处,让游人目不暇接。1998年还新建了望湖阁,成了现代雅士墨客登阁望湖赋诗作词和谈经论道的好地方。如有雅兴,还可寻访浙东学派及文化思想大家曾在这一带生活讲学的行动轨迹。更有月园东门的一处厅壁,镌刻着著名辞赋作家魏明伦所写的一篇《宁波月湖铭》,把月湖的古往今来,文化传承,气势神韵和风土特色,写得入木三分。文学内涵之高,堪称宁波铭颂辞赋中的一篇绝唱。要认识月湖,就读月湖铭。要认识宁波,就读月湖铭。一部宁波史,半部在月湖。

    更新改造后的月湖,经过申报,连同天一阁,已被国家批准为5A级景区。这是旅游景区的最高级别。虽比不了北京颐和园、杭州西湖这些久负盛名的大景区,但也可以称得上名副其实了。前不久月湖还举办过全国青少年皮艇球锦标赛。

    但现在的月湖,也给人留下些许遗憾。园规立有许多不准。不准不文明行为那是应该的。但不准游泳,不准垂钓,总感到管理上缺乏因势利导的人性化。使月湖象蛰藏深阁的大家闺秀,多了份庄重和严肃,却看不到我们儿时那个生气勃勃、热热闹闹的景象。

    现在我利用相近相邻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把月湖当成了晚年的伴侣,早锻炼,晚散步,都要去亲近一回。有时在亭阁中与同龄人聊聊天,有时依廊柱独自欣赏湖水在夕阳下泛起的粼粼波光。有时顺湖堤搜寻少儿时的足迹,让记忆的浪花再一次拍打心岸。有时跟在大妈们后面也跳几步广场舞,体念一下体型的美感。人到黄土半埋的时候,悠闲地享受一下余生的快乐,不能不说是一件美事。

    我爱现在的月湖,也爱过去那个充满生气富有活力的月湖。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3-31 22:26:50编辑过]

 回到顶部